凛凛寒冬%>_<%

小黑车毕业来一发,算是感想

幼儿园文笔以及ooc请敲打(说实话这是不能拯救的

所有的“他”都是小白




       最近鬼使白总能看到不同的鬼使黑。

       作为非洲寮的颜值担当,仓库管理员,晴明阿爸的骚操作其中一环(日女还只有四星),那个111的鬼使黑总是和他一起被放在狭小的仓库里,而不是式神结界。虽然他也不想去式神结界,毕竟听暂住的n卡式神们说,除了最开始那个时代,再也没有主力住在那里了,去了那里的式神都是被判了死刑的。鬼使白知道自己不会沦落到那一步,虽然不想这么说,但是非洲晴明颜控,仅凭这一点他就可以和这个111鬼使黑一起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住到非洲阿爸a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是想出去的,那位鬼使黑也是,作为式神不能战斗是没有价值的,日复一日的等待使他有些心焦,每每他皱眉,那位鬼使黑总是安慰着他,说着这样我就能多陪一陪你了。然而作为责任感强烈的他并不能由此放下心来,他有时想着他可能还不如那些被判了死刑的n卡,至少他们见过了大半个平安京,穿过四星的御魂(火灵),为这个寮里做了贡献。他也曾想过申请出战,然而这小寮里的主力羽翼尚未丰满,未有闲暇能为他做战衣,因而几次三番都把话咽下肚,做回他的清闲式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他身边多了一位鬼使黑,新的鬼使黑和之前那位一样,总是说着有弟弟陪着真好,虽然是两个哥哥,但是两位鬼使黑对他的关怀丝毫没有差别。收到两人份关怀的他应该是幸福的,他想着大抵是阿爸又脸好开了几次车,才送来这新的一位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第二天,他发现仓库里又多了四位鬼使黑,他们每位都说着关怀的话语,分毫不差,只有那最初的一位看着他,兴奋又忐忑地说着明天即将出战,又说着自己强大以后他的御魂都会有的,他会有最好的出场状态。那眼里满是希望他没有打断,他又看向了其他的鬼使黑,似乎也被这份喜悦充满,似乎明天出战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。。。他不敢想下去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阿爸的肝力似乎有了长进,不肖几日就有了九位鬼使黑,抱来最后一只的阿爸一声长叹,直抱怨这一路春运抢得眼瞎,赶紧在鬼使黑评价下发个帖打个卡,证明自己爱过。

        这给他们的告别有了喘息的空间,但是鬼使白不知道说什么,无论是祝贺那一位还是为那几位伤心他似乎都没有资格,他没有参与任何一件事却得到了9条命的承诺,他没能挽救任何一人就如同那时那些曾与他一同看家的n卡式神一般,只能目送他们离开,他想着他靠那么多人的生命却碌碌无为到至今,他还要获得他们的奉献,他何德何能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些鬼使黑们似乎感受到了白的难受,那最初的一位过来揉了揉他的秀发,说着一切会好的,都会好的,大家都还在,只是更加紧密,更加地强大。没有人是没有用处的,没有人是被抛弃的,只是先来后到罢了。所以,现在听哥哥的话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扰乱的内心暂时被安抚了,顺从的闭上了眼睛,然后被拉进了怀里,那个拥抱沉甸甸的,似乎载着9个人的爱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9)